快評》無視訴求不合理 機師工會只剩「加深恐懼」這招?

快評》無視訴求不合理 機師工會只剩「加深恐懼」這招?

長榮航空。(資料照)

長榮航空勞資談判難有進展,機師工會在本週爭取到飯店早餐,飽受內部談判不力的壓力下,今日再「加料」決議,將原本罷工期程從春節連假,擴大至清明連假,希望產生嚇阻效果,這顯然是黔驢技窮,「春節威脅不到你,我再拿春假威脅你」的偏激思維,更凸顯其罷工提出之訴求不合理,難以獲得外界支持,只能愈來愈走向極端。

機師工會訴求是調整飛行員結構薪資20%、調漲外站飛行津貼至每小時6美元、停止聘用外籍正駕駛員。調薪每個勞工都想,愈多愈好,但如果你看了機師工會的調薪理由,恐怕也很難挺下去。

機師工會的理由是,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從2011年至今漲幅13%,在長榮航凍漲的情況下,飛行員實質薪資足足減薪10%-12%幅度。機師工會認爲薪水應該與CPI連動,沒連動就是減薪,這當然是理想,但哪個勞工能這樣算?對照立院去年底通過「基本工資法」就排除基本工資與CPI連動,顯然是活在自己的世界。

即便長榮已釋出善意,機師工會仍以「%數」混淆視聽,型塑自己受委屈的樣貌,但這太假。因但若把%數換算實際數字,以機師的高薪,4%加薪少說上萬元,要說這樣的加薪太寒酸,恐怕9成民衆難以苟同。再者,長榮機長底薪約7萬5,6個月年終就是45萬元,要說這筆錢無法「被錢砸醒」,恐也讓人想翻白眼。

最離譜的是聘僱外籍機師議題。對搭機民衆來說,對於飛行員的要求是能安全起飛降落,不要搭得不舒服,國籍爲何絕非重點,也不該被討論,畢竟不是比廣播的親切度。在安全、舒適的前提下,任何航空公司都一樣,機師遴選不該因本國籍而降低標準、也不該因爲他是外國籍而提高標準。

更何況,機師工會沒辦法拿出本國機師一定飛得比外籍機師好的數據,既然沒有相關數據佐證,又豈能將外籍機師預設爲不適任的黑五類?

機師們自詡飛行員是全球爭搶的工作,當然不是非待長榮航空不可,去國泰航空、新加坡航空、阿聯酋航空都會有人要,優秀的臺籍機師,難道會希望這些國外頂尖航空公司也有「排外條款」,導致壓縮臺籍機師空間嗎?想當然耳,一定是希望能用同樣標準徵才,既然如此,又何苦用「雙標」對待他國機師。

在國籍上站不住腳,機師工會就指外國機師並非駕駛同一機型,會有危及飛安疑慮,這是無的放矢。不要說人都有菜的時候,更換機型的轉訓,在航空業如同家常便飯,長榮未來也會有空巴機型、華航更早就是兩種都有,任何一位資深機師都有更換機型的歷史,重點是在於能否取得合法駕駛認證。

機師工會的算盤其實不難理解,因爲外籍機師不會參加工會,若要罷工時,很難控制這些被視爲「奴性」、「公司派」的外籍機師,希望愈少愈好。但爲了機師工會能強大與公司叫板實力,就能黑的說成白的,甚至誇大飛安疑慮,這些已逐漸削弱罷工的正當性。

機師工會先前曾說「罷工不是目的」,這句話如今聽來格外諷刺,如果能因談判不如意,就任性地把罷工時程從春節拉長到清明連假,代表已把旅客視爲人質,到了不擇手段地步。有這樣的心態,就算長榮讓步,也不排除會在暑假故技重施,機師工會不去反思訴求有無問題,就只剩加深恐懼這招,當心玩火自焚,終至全盤皆輸。

都市天師 過橋看水

时论广场》新政局中 三个不能忽略的宪法问题(李念祖)

台中火车站附近大火烈焰冲天烧毁12户 警消救出2名长者

台維斯盃/法國先遣部隊明來台 5屆大滿貫冠軍28日抵台

长圣连四月营收创高 癌症仿生药筛晶片登国际顶尖期刊

王心凌爆冲热搜第一 粉丝笑称:我们是老了不是死了